杀死一只荆棘鸟

首页 UAPP 私信 归档 RSS
1/3

散落的鞋带我不想系 沉重的单肩包 燃烧殆尽的烟头 盘旋的楼梯没有尽头 昏暗的布道灯 毁坏的肉体行走着 心跳传入房间的每个角落

有人只需灵魂得部分 有人却还要保留肉体 灵魂是自由的但空洞 肉体有温存却也腐朽 同清晨得阳光一般 又似那二月得初雪 他们是高贵得物种 和这颗行星一样美丽 直到灵魂爱上肉体 庸俗将降生到这世界来

每当夜晚独自一人时 黑暗得孤寂涌上心头 你慌乱得翻阅起那本诗集 试图可以寻找到些慰籍 心跳乱的让你颤抖 你像极了可怜得吸血鬼 饥渴得撕咬每一段诗句 这些扭曲了像大麻得文字 越来越显得无力

always care about other people's opinions they just want to see your jokes ou taught me kindness and independence and want me to face the cruel reality lies in the end to what time to end watch the people only want to see others and you just want to realize you don't have

把噩梦放进镜框,清晨看见丑陋的自己 把噩梦裱进画框,每天可以为自己作画 把噩梦穿在身上,撕下冠冕堂皇的西装 把噩梦送水服下,渗入脑海的安非他命 把噩梦放进棺材,有机会请带我一起走